与宠物共眠有风险


很多人非常爱自己的宠物,常常搂着它们一起睡觉,但是这样其实有传染疾病的风险。对此,对新兴疾病颇有兴趣的专栏作家Maryn McKenna在“连线”网站(www.wired.com)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表达了她对这个问题的态度。

我之前发过一个帖,描述一个太平洋西北部的家庭从他们家喂养的狗身上感染了鼠疫的事,没想到却因此受到了许多网友的谩骂和谴责。

 

实际上,一旦要谈到宠物上了床,鼠疫还不是唯一的健康威胁。同样危险的还有钩虫,蛔虫,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狂犬病、南美锥虫病、巴氏杆菌、猫抓热、二氧化碳噬纤维菌、隐孢子虫和螨虫。对了,还有咬伤。

 

我是在一篇10个月前发表的文献综述上了解到这些的。文章用了个很难让人不去看的标题“卧室里的人畜共患病”。 这篇论文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的公开杂志《新兴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中可以搜到,里面讲到有56%的狗主人和62%的猫主人会和自己的宠物一起睡。

 

此文传递的信息简单说来就是:你们家的狗(或猫)是个有着柔软眼神,大萌脚掌和果冻似的嘴鼻的毛球小可爱。然而,你还是不能让它跟你同床共枕。无论对它有多么动心,也不要吻它。

 

真的,你不能吻它。下面这些例子将告诉你为什么。

 

“一个2008年的病例对照研究中调查了9名鼠疫幸存者、12位他们的家庭成员,还有30个有相似年龄和邻里环境的对照者。有4名幸存者(占到总人数的44%)回答说和他们的宠物狗在一个床上睡觉。”

 

“在两例新生儿感染脑膜炎的病例中,一例是由于宠物猫偷了婴儿的奶嘴,并把它当玩具玩。另一例则跟宠物狗舔了孩子的脸有关。”

 

“血清学检查证实了日本一名左颈部淋巴结肿大的50岁男性感染了猫抓病,他喂养的狗经常舔他的脸。”

 

“住在英国的一位60岁的家庭主妇感染了巴氏杆菌引起的脑膜炎,她承认她经常亲吻家里的宠物狗。”

 

“有一位48岁的糖尿病男性患者,他的妻子反复感染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据这对夫妇说,他们家的狗长期跟他们睡一起,而且经常舔他们的脸。从狗的鼻孔培养出的抗莫匹罗星的MRSA与从病人的鼻孔和其妻子的伤口中分离出的MRSA经脉冲场凝胶电泳(PFGE)检测是同一种。”

 

“在澳大利亚,一位48岁的女士发展为败血症和多器官衰竭,只是因为左脚脚尖的一小块烫伤伤口被她养的小梗狐狗舔过。”

 

“还有一位患有慢性湿疹的60岁病人,死于犬咬嗜二氧化碳菌感染引起的中毒性休克(又称感染性休克)、肾功能衰竭以及弥漫性血管内凝血。他腿上的溃疡性慢性湿疹很可能就是因为被狗舔才导致的感染。”

 

论文的两位作者还向公众给出了一些健康建议。

 

“人们不应该跟宠物睡在一起,也不该经常亲吻它们,特别是孩子和那些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尽管假如宠物健康,这种不幸并不常发生,但是人类通过共用床铺,亲吻或是让宠物舔,等亲密接触,感染人畜共患传染病的风险确实是存在的,其中那些致命的情况也已经被记载。”


本文编译自: Sleeping With The Enemy: What You Get From Your Pet

原文链接:果壳网